当前位置:主页 > 景点介绍 >
魅力乡村:潜江黑流渡村
更新时间:2012-03-23 16: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摘要:黑流渡村位于潜江市竹根滩镇东北,滨临汉江,与天门市的同名村庄隔江相望,鸡犬相闻。黑流渡村历史悠久,自然环境清雅幽静,林茂水丰,田园风光如画。 黑流渡村乡村集镇由原汉江码头街市迁移建设而成,方圆乡民都习惯在此进行农贸交易。传统饮食文化传承比较.
黑流渡村位于潜江市竹根滩镇东北,滨临汉江,与天门市的同名村庄隔江相望,鸡犬相闻。黑流渡村历史悠久,自然环境清雅幽静,林茂水丰,田园风光如画。
黑流渡村乡村集镇由原汉江码头街市迁移建设而成,方圆乡民都习惯在此进行农贸交易。传统饮食文化传承比较纯正。
 
 
 
            黑流渡村汉江潭的形成和早期历史
 
  汉江潭,顾名思义,汉江边或汉江大堤边的一方潭水。据老人讲,潭水是溃堤冲成的。它位于潜江市竹根滩镇黑流渡村九组和周岭村二组之间。这还是新中国建国初期取的名字。在堤防脆弱的旧社会,这里属于九曲回肠的汉江南岸堤防五支角险段,距险中之险的官祭口(今王拐村一组和周岭村二组交界处,对岸天门市蒋场镇因此有村庄名为官祭口村)仅约两里地。六十八年前的民国二十七年戊寅(公元1938年)汉江发洪水,五支角险段官祭口大堤漫溃,南距溃口约二里处原来是以徐、杨两姓为多的自然村庄(今黑流渡村九组),所以这里冲陷成潭后曾经叫徐家潭或杨家潭。潭水面积大约有百余亩地吧,潭的北岸离堤脚很近。象这样处于堤脚不远的更小一些被村民们称为潭的地方还能找出几个来。因为汉江潭面积稍大,所以解放后,一度成为国营汉江渔场的重要养殖基地之一。那时候,还没有使用化肥“催鱼速长”,所以潭水更好地保持了它的自然与清纯。
   汉江潭的形成有其必然的历史原因。 潜江地势低洼,历史上连年经受水患之苦。而汉江大堤南岸的五支角,汉水流经这一带时形成了一个大弧形,每到夏季洪水猛涨,常使堤身决口,历史上有几次大的溃口就发生在这里。且这一带低洼地势多,洪水冲击之下,形成更多的洼地池塘。面积较大的汉江潭一度成为当年人们饱受洪灾的苦难见证。早在明清时期文人雅士关于潜江的诗歌中,就有不少抗洪救灾的题材。清康熙己酉(1669年)夏五月,清初著名诗人孙枝蔚(字豹人,陕西三原人),受时任潜江知县的友人王又旦之邀,寓居潜江采风问俗三月之久,其中《汉水》中有一句:“已报长堤决,还愁小艇稀。”一般人家是连“蚱蜢之舟”都没有的。但寻常百姓家往往都有沥豆浆用的大木盆,俗称浆盆。直径一米有余,盆底绑上一根粗细长短适宜的树干,起到转向时稳定“船身”的作用。一般可容纳大人小孩各一,当年洪水泛滥时,不少人借此得以转危为安。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夏季,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因湖北发生洪涝灾害,水情日趋严重,于六月二十五日自武昌出发,亲自“由水路往勘襄河堤工”。路经汉阳往汉川、沔阳、天门、潜江、京山、荆门、钟祥、襄阳等地,视察汉江新旧堤工,七月二十八日,至岳州府(岳阳),巡视堤工结束,共历时32天。途中,他把督防夏汛所见所闻,有关的灾情、汛情,河工的薄弱环节,河堤修复进展等等,一一记录在日记录中。林则徐对水利颇有研究,据各堤防的特点,什么地方该加固、如何加固,他都一一指令,随时提出修复改进方案。以下是关于潜江部分与本文内容相关的引录。林则徐于七月一日,到潜江境,“到南岸之义丰垸,此堤屡筑屡溃,登岸观之,此时尚属稳固”。义丰垸属今竹根滩镇东北垸田的一部分,紧靠后来称为五支角的汉江堤防险段。(《林则徐集.日记》,中华书局,1962年,224——252页)
 
   1938年,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的抗日战争初期,正是这一年,南距五支角溃口约两里处,汉江潭初次成形,经受水灾的襄南人民生活更为艰辛。1941年二月,新四军襄南办事处和潜江工委在汉江潭附近的黑流渡成立,办事处主任兼潜江工委书记是由李先念派来的李智(沔阳人),他和前一年在黑流渡成立的渔上乡乡公署的同志如乡长贺其彩(黑流渡人)等人,带领新四军和群众奋战二十多天,修复了五支角溃口,受到群众的爱戴和拥护。三月,中共潜江县委在黑流渡成立。八月新四军转战潜西。此后,1943年同样是五支角溃口,使潭面进一步扩大。漫天的洪水淹没了田地和家园,水退之前,哪里还能分别得出潭在何处?汉江潭最后定形所受到的冲刷,是1954年8月10日,为确保下游安全,根据省防汛指挥部的决定,将五支角人工扒口分洪。此后,各级人民政府组织地方百姓逐年增高帮宽加固堤身。汉江潭在坚实的大堤臂弯内,变得格外温顺而可爱!
 
   建国早期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地方政府将一些流动渔民集中在汉江潭附近建房定居,组织渔业社,不久成立了国营汉江渔场。1959年在汉江潭南岸挖掘鱼塘,进行种鱼繁殖研究,负责挖掘工程的地方干部就暂住在外公家里,汉江渔场场部和外公家仅数十步之遥,比邻而居。中国科学院一度在这里挂牌进行研究和技术支持。据《潜江县志》大事记:1960年5月“本县对鲢、草等亲鱼催产成功,首次获得人工繁殖的鱼苗。”8月初“苏联渔业代表团一行3人,至本县五支角了解家鱼人工繁殖技术。”当年长度和大人身高相当的鱼十分常见。我的父母当时约八、九岁,都看到过这些外国专家在这里进行考察研究,汉江渔场一度安排有解放军战士负责警卫。这些当年的外国友人十分喜爱这方清澈的潭水,常常在汉江潭中以游泳戏水为一大乐事。据说当时汉江渔场曾有大发展的计划,有一年将周边村落并入汉江渔场,村民由农业转为渔场劳动力。但不久苏联专家撤走,加上三年自然灾害,就无果而终了。此后相继按国营、集体所有制经营了近半个世纪,于二十世纪八十年末、九十年代初,由个人承包经营。
 
 
 
 
 
 
       黑流渡村汉江潭及周边水乡园林风情和人文环境
 
 
   汉江潭的风光,自有其引人入胜之处。除了靠堤脚一侧的潭岸不宜建房,其它三面沿潭而居的自然村落,青砖碧瓦隐在郁郁葱葱的树木竹林之间,点缀在潭水的灵气里,如水墨画般,静谧幽雅。到了傍晚,缕缕炊烟升腾在水雾茵蕴的潭畔上空,平添出恰到好处的动感。
 
   汉江潭周边有碧草如茵的绿色长堤、体现特色并确保生态的护堤林带。著名作家碧野盛赞潜江“是一座绿色的城”,真可谓有感而发了。解放前,汉江大堤脚下附近灌木荆棘丛生,象獾、鼠等穴居野生小动物很多,是危害堤防的一大隐患。建国后,堤脚的灌木丛逐渐清除,而代之以郁郁葱葱的人工防护林。大堤内外,护堤林象左臂右膀的贴身卫队,随大堤的走势绵延不绝。
 
   在岸边,可以看到浅处成群游动的鱼儿,阳光照临之下,它们的影子映在水底白色的细沙上。而更多的大鱼,它们在纵深之处,自得鱼水之乐。潭面,不知是谁坐在小木船上,令人生羡地摇橹游弋于水面中央。潭的南岸,还有几方独立的池塘,邻近的村民们就在这里挑水、洗菜、淘米、浣衣,有时棒锤声声,那就是某家的主妇或女儿在尽心尽力清洗一家人的衣服了。
 
   潜江处于江汉平原腹地,属江水复合冲积和湖水缓慢沉积逐渐形成的湖区平原,土地丰腴,物产丰美,是全国优质粮、棉、油重要产地。以农业为主的经济发展特征,对于市内农业大镇竹根滩镇来说具有一定代表性。位于竹根滩镇的汉江潭及其周边区域,不乏良田美池,是一个天然的集农林牧渔副诸业于一体的整体生态产业环境。农家后园鸡鸭成群,汉江大堤上牛群满坡。汉江潭的周围密集地点缀着天然和人工挖掘的池塘,春夏时节,风景宜人:荷叶田田,游鱼成群。紧邻池塘的是星罗其布的水田,然后是旱田和一马平川的田野。现在除了种植水稻和麦子,以及黄豆、芝麻、棉花等传统农作物,更在一些知识型青年农民的带动下,推广起经济农作物和主要传统农作物联种间作等增产增收模式。比如在旱田实施的“麦菜棉”模式、麦瓜联作;水田的稻藕联作等,使农户明显增收。农家后园的可再生资源——竹林,成为篾匠取之不尽的材料。潭边还有一个小村几乎家家都会用豌豆、红薯(俗称红苕)制作粉条,用板车或自行车运到十里八乡叫卖,价廉味美,堪称真正的绿色食品,颇为俏销。这里还是名贵中药材潜半夏的主要产区:半夏是我国中药宝库中的一种重要药材,产地只有亚洲的中国和日本。它的功能是燥湿化痰,和胃止呕,主治痰湿水饮,呕吐,咳喘等症。《辞海》在“潜江”这一词条内有“盛产半夏等中药材”语。所以潜江产半夏有“潜半夏”之誉。潜半夏在汉江潭周边农田野生的半夏较为肥厚,饱满,炮制利用率也极高。潜半夏这一特产,无论始是种还是采,经济效益都很可观。
   这里的村民,就是这样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安居乐业。发家致富的村民早已盖起了一座座新楼房。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汉江渔场由私人承包经营。
 
   汉江潭是自然天成的一处风景,极具水乡园林的风光特色。紧靠潭边有依依杨柳,潜江市坚持发展植树造林,如今柏杨是潜江防护林常见树种之一。潜江的生态环境优势在全国平原城市中非常突出。在潭岸和堤脚之间,更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人工种植的成排的江汉水杉——号称“植物活化石”的珍贵树种,在这里随处安家。潜江的特色树种、潜江水杉良种繁育正是起始于那个时期,在二十多年后的2006年6月,潜江市林业局组织完成的“水杉、池杉良种繁育与推广”科研项目获得省政府科技成果推广一等奖,汉江潭边及其附近的水杉林地,不仅是当年的试验区之一,更是此项技术从起步到推广从而取得良好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最好见证。尤其是夏季,这里不仅是知了鸣唱的音乐台,更是鸟儿筑巢栖息的乐土。汉江潭水面南北窄(200米左右),东西长(1000米左右)。站在视野开阔的角度或者堤顶,极目远眺,一眼看不到完整的潭面,间或有白鹭飞过水面,惊动水中的游鱼,泛起阵阵涟漪……
除了汉江潭本身是一处不错的风景,周边更是一个完备的江汉平原水乡风景旅游体系。这里虽然比不上方兴未艾的红色旅游景区那样著名,但你同样能感受当年贺龙红军征战过的热土的气息,也能看到长眠于护堤柳林中的新四军烈士墓葬,听到在这里流传不衰的“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等抗日救国时期的红色经典语言。寻访了这片土地上的红色历史征程,还可以看看附近当年屡筑屡溃,如今已是固若金汤的汉江堤防险段五支角,是否还有当年因打有五个撑帮而形似“五个角”的遗迹呢?站在官祭口这个至今仍存的汉江小渡口,了解过去的地方官员因连年溃口无计可施,用官衣官帽和官靴在这里祝祷祭口的传说;听一听那些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抗洪故事,感悟江汉平原人民在汉江水患中抗洪救灾的大智大勇。湖北汉江河道管理局、汉江防汛抗旱指挥部等驻地都设在潜江,到汉江潭周边现场寻访一番抗洪抢险的悠久历史,你就能懂得汉江潜江段在长江最大支流——汉江流域的水利事业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了……
   游兴若隆,可以到南距汉江潭六里处看一看汉江明清古渡黑流渡口,明清时期这里曾是南来北往商船集散的一处码头,传说从前一只装有佛像的船行经此地渡口附近,为黑沙水流所阻,只得靠岸停泊,人们疑为菩萨想在此落脚,便修庙宇供奉,黑流渡因此得名。这里很早就发展出乡村集镇,为一字街,长约半里,宽十米左右。早上集市贸易活跃。今汉江南北两岸仍有同名黑流渡但分属潜江、天门的村子。渡口南岸泊有机动渡船,便于两岸往来,堤顶上即常可闻对岸村庄的鸡犬之声和村童喧闹之语。渡口对岸堤坝有据传是为朱元璋检阅军粮船队而建的魁星楼石基遗址。明代大文学家、明万历进士、“公安三袁”之一的老三袁中道(1570—1623年),字小修,官终南吏部郎中,他自称“足迹半天下”,常舟楫往返于山水之间,当年与公安水路陆路都不算太远的潜江自然也有他的芳躅,曾多次行经黑流渡口,并留下多首诗歌。袁中道著名的《珂雪斋集.游居杮录》可作证明。旅游路上,他用游记记行踪,用诗歌抒胸臆,因此,我们既读到他曾暂舍舟楫“步过黑牛渡”(黑牛渡是黑流渡谐音,位于今潜江市竹根滩镇东北汉江段),也读到了他的《送同舟归州客》、《晚过黑牛渡(二首)》有关黑流渡的诗句。
《晚过黑牛渡(一)》凉风吹细浪,返照射平原。何处来笑语,垂杨渡口喧。
《晚过黑牛渡(二)》日晚东风息,轻舟移浅水。船头露帻坐,岸上笑相指。
   《送同舟归州客》为七言古风,十六句,说的是这一年他(们)从汉阳泛舟,溯襄江而上,经黑牛渡、夜叉口至三湖回荆州的情景,与潜江黑流渡有关的诗句是“好雨打帆汉川涯,北风吹草潜江陌。黑牛渡口生红日,襄江两岸火云出。夜眠滩上愁蚊蚋,早起舟中畏梳栉”。这首诗与两首《晚过黑牛渡》是在同一背景下写成,明明写了“晚过黑牛渡”,却又在同一背景的诗中有“黑牛渡口生红日”的景象,说明他们“夜眠滩上愁蚊蚋”,也是在黑牛渡。这一路上有多少码头呀,偏是要在黑流渡过夜,被蚊蚋咬了也要写诗礼赞一番,难为了小修的一份真情!清光绪进士周树模(字少朴,天门人,授翰林院编修,后任黑龙江巡抚),早年写过一首《过黑流渡溃堤旁》:“水潦天时降,堤防计亦疏。抱茅愁野处,种麦逐河淤。欲遣哀鸿集,先宜害马除。及今劳抚字,下考更谁书。”从渡口过南岸大堤,沿路西行一里,是离汉江潭最近的农村集镇黑流渡街区(黑流渡村二、三组),这里有多名身怀地方传统点心制作手艺的厨师。如果上午来的早,你可以尝到不少特色早点。锅奎:锅奎是面食,以白面在鏊锅中烤成。这里几乎集中了潜江锅奎所有品种,如葱锅奎,砍锅奎,鸭子锅奎,冲担锅奎,油炸锅奎,猪油锅奎等等。其中的冲担锅奎,主产正是在竹根滩。因其形状与当地农民挑柴草用的两头带铁扦的冲担一样,故名。与其他锅奎要在鏊锅中烤制不同,它是一种特制的烤炉中烤成的。出炉后,又香又脆,能保持旬日,因此还可充当干粮。当地人讲,北伐军打下武汉后,很想尝尝这一美味,恰好军中一个姓贺的参谋长系竹根滩镇人,他回到家乡,召集名师,集中赶制,每出一炉,即驱快马飞送武汉,使将士们如愿以偿。砍锅奎是潜江最早、最正宗的锅奎,其他锅奎皆由它派生而出。它的本名就是锅奎,前面未有任何限制词,加“砍”(还有人加“白”〕是人们为了以此区别于其他锅奎。它不要任何佐料,面粉本色 ,好的砍锅奎(或白锅奎〕是“肉”少且泡,“皮”厚且焦。当地人常爱把砍锅奎的两皮掰开,夹入一根油条混吃,并视此为最好的早点,不信,亲自尝一尝吧。还有失传而复得的"水麻酥" ,竹根滩镇一带,至今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茶馆不卖水麻酥,茶客不往门前走。请客不用水麻酥,宾至桌前又回头。水麻酥是湖北潜江著名的一种传统点心。系选用上等精白面粉,加去皮芝麻、白糖、香油等混合调制,历经多道工序精心制作而成。油而不腻,香酥可口,深受当地人民群众喜爱,是当地人们迎来送往、请客送礼必备的茶点。相传,在公元前2000多年前的秦代,竹根滩有一家作坊,门挂"盖天之点--水麻酥"的匾额,秦始皇因后宫嫔妃们对水麻酥“味有独钟”,将竹根滩作坊的师傅召进皇宫,并敕封水麻酥为"御饼",不许外传。到了清朝末年,还是潜江竹根滩,有一位技艺十分高超名叫潘丑儿的茶点作坊师,,他立志要把家乡失传已久的水麻酥重现人间。他根据传说,仔细揣摩,几经反复试制,终于制作成了水麻酥。从此,被封闭深宫、在民间失传达2000年之久的"御饼",终于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风味,重新回到了普通百姓的茶桌,成为人们喜爱的茶点。煮包子:和一般的包子做法没多大区别,馅可以自选,只是不是蒸出来的,而是放在那种平底锅里煮出来的,先在平底锅里加少许水,在水面上均匀的撒一点面粉,包子在锅里摆放整齐,煮到水干时撒上少许油,再煮干,翻面后再撒一次油,煮好基本就可以出锅了。中午或傍晚,可以吃一顿别具风味的农家饭。夏天,还可在这里吃到一种竹根滩地方的特别主食“焌米茶”:不是喝的哟,先将大米焙黄后,照着煮稀饭的程序做即可,为了解决流食易饿的问题,可和干粮面食“火烧粑”一起吃,佐餐的菜肴中有油盐豌豆,口味独特,这儿的农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做。不愧是消暑解热的具有地方创造性的饮食文化。
 
   进完餐,可以看看和汉江潭南距仅约四五里、但更显“玲珑小巧”的“潭中小弟”“廖家潭”(位于黑流渡村一组),这是一处比一般的池塘仅大三五倍但更深的“袖珍小潭”。它和汉江潭的不同之处是夏季潭的浅处会象池塘一样长满了荷叶,开满了荷花!(水乡芝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