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记攻略 >
宜昌至镇远古城的美丽难忘之旅
更新时间:2012-04-06 00:1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摘要:一夜的火车之后,2.1日中午,抵达古城镇远。 从火车站沿和平路,过新大桥,便到天后宫,住在天后宫桃源小筑青年客栈。客栈是到了镇远才找的,环境不错,青旅的味道。六人间,上下铺,一个床位30,由于是淡季,人不多,下午住进去时仅我一人,真心觉得宽敞得.
 

一夜的火车之后,2.1日中午,抵达古城镇远。

  从火车站沿和平路,过新大桥,便到天后宫,住在天后宫桃源小筑青年客栈。客栈是到了镇远才找的,环境不错,青旅的味道。六人间,上下铺,一个床位30,由于是淡季,人不多,下午住进去时仅我一人,真心觉得宽敞得奢侈。有热水洗澡,有WIFI。

  住进来后才知道原来天后宫是妈祖庙,而且曾经是福建会馆——这完全是个巧合。

  “天后”是宋代福建省莆田湄洲岛人林愿第六个女儿,名叫林默。生于960年3月23日,出生一个多月,不哭不闹,故名。长大后,水性极好,乐于助人。传说她在海上遇难后又屡次在海上“显应”救生。渡江过海,以水谋生的人们视其为保护神。元至元年被封为“天妃”,始有天妃宫、天妃庙。清康熙年间加封为“天后”,有“天后宫”。明清以来,在沿海地区,广为修建天后宫,天后庙。福建人对她感情特别深厚,称之为“妈祖”、“林姑婆”。无论是飘洋过海还是背井离乡的人都祈祷以求她的荫庇。

  我虽不是福建籍人,但现在福建工作,离妈祖故里莆田也不算远,沿海的妈祖文化也略有了解。再者,我的职业也跟航运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天后宫原本多建于沿海,内陆并不多见,据考证,舞水以上只有三处,即湖南芷江、贵州镇远和黄平旧州,但以镇远天后宫最险、最高,内中建筑工艺最美。

  为什么镇远会有天后宫?其实细想也不难理解。首先,镇远地处黔头楚尾,雄居沅江支流舞水上游,东扼入湘门户,西拒通滇孔道,为湘楚人夜郎舍舟登陆要冲,也是京城与西南边陲以及安南、缅甸、暹罗、印度等国礼物献赠和信使往还的捷径和必经之地,有“南方丝绸之路”要津之美称,向称“黔东重镇,滇楚要冲”,自古为兵家、商贾必争之地。天后宫的存在,是历史上舞阳河航运发达的见证,可以遥想镇远当年舟船云集的盛况,船只经舞水、沅水达洞庭湖通长江而至沿海,所以保佑航海人平安的妈祖文化才得以传播至此。另外,我在镇远展览馆注意到,历史上曾有好几任知县是福建籍人。为官与经商的福建籍人从东南沿海到镇远,水土、气候、语言等不适应,风俗习惯各异。思乡之情,同乡之谊,促成他们需要互相帮助,于是建起同乡会馆。最受福建人崇敬的天后成为会馆中供祀的主神,天后宫于是成为福建会馆的代称。

  同治光绪年间,知县林品南与闽籍人修复天后宫后,规定凡是福建人都可以入会馆,凡姓林的人也可以加入会馆。会馆的主要职责是团结籍人,巩固他们在外地的利益,为同籍人往来相聚提供食、宿活动地点。会馆每年有大会期三次。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天后生日这天,天后宫最热闹。在会期前半月,福建籍同乡把主持会期活动的总理或总管一名推荐出来,负责向同籍们募捐筹资。资金来源有三:一靠做官、经商有钱捐赠;二向会员摊派;三庙产田土出租收入。三月二十三日这天,闽籍人带领全家老少都到天后宫内为天后拜寿。庙会的戏台上有阳戏、辰河戏、花灯戏的表演。戏台下有麻将、纸牌等娱乐品。膳房内操办酒席。籍人吃喝玩乐二三天后,才离宫回去。

  相映成趣的是,镇远不仅有天后宫,也有万寿宫。以前在江西南昌呆过三年,起始并不明白为何全国多地建有万寿宫(江西有多座,湖南湘西凤凰也有), 后来才发现,万寿宫其实就是古代的江西会馆,性质与天后宫一样,只不过它供奉的是江西的地方保护神——俗称“福主”的许真君。明清时代的江右商人,即赣商,是当时商界一只举足轻重的团队,足迹踏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与晋商、徽商鼎足而立,不亚于现在的温州人,所以作为江西会馆的万寿宫遍及全国各地也不奇怪了。

  不光是福建会馆与江西会馆,其实,因为镇远的重要地理位置,明清两代,中国十大商帮十五省商人都涌入过这里,摩肩接踵,骈阗百货。各地商人为其利益之图,先后筑就了“八大会馆”。我在镇远只见到了天后宫与万寿宫,其余会馆不知在哪,未曾得见,或拆除,或毁于兵火,或已改作他用了吧。

  这种意外的巧合,觉得也是旅行的趣味之一。

  到达镇远的第一天,天气有点冷,天空还时不时飘下点毛毛细雨。在客栈里安顿好,洗了个澡,便独自出去在城中转悠。镇远古城的格局,与凤凰古城非常相似,分别是舞阳河与沱江穿城而过,白墙黑瓦的古朴民居或原始的木质吊脚楼,鳞次栉比,密密麻麻地排满一江两岸, 而城中则充满着质朴的烟火气息。这是个安静的与世无争的小城。

  独自在城中闲逛,沿着舞阳河漫步,走街串巷,在大小街道的胡同里穿来穿去,走走停停,看那些老房子,以及岁月在古老墙壁上刻下的斑驳印迹,不觉黄昏渐近。

  薄暮降临时,古城临河的楼房一侧,无数的红灯笼会渐次亮起,河边的灯光也会打开,夜色变得浓重,夜景被衬托得愈加璀璨。吃东西的地方很多,路边的小餐馆、粉店、小吃摊,随君挑拣。街上的行人不紧不慢地在散步,桥头的小商贩在兜售商品,广场有人在跳舞,河边有人在燃放孔明灯,一盏一盏地飘入夜空。小城的年味儿还很浓,周围依然有悦耳的炮仗声和腾空而起的焰火,小孩子们的笑颜在冬夜里绽放。

  这是大年初十,我想外面的世界应该开始忙碌起来了,但这个小城却依然闲适如初。镇远的夜景和民风,有时总会让我想起凤凰,但不同的是,舞阳河畔没有沱江那么多的酒吧,所以在晚上也就少了一份喧嚣。

  晚上,在桥头看夜景,街边传来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好奇心将我吸引过去,原来是几支舞龙的队伍!只见人们喜气洋洋,敲锣打鼓,花灯开道,两条巨龙在大街上一字排开,上下翻舞,好不热闹。队伍前有人高举着一个花球,擎龙头者则以龙头追随花球,舞出种种漂亮架势,作出双龙戏珠的样子,引得众人围观喝彩。

  两支舞龙队边走边耍,沿着大街,吸引了不少群众驻足观看,走到镇中当心的位置,遇到一支迎头而来的舞龙队,双方还停下特地表演了一番,似乎在斗谁舞得更好更威风,然后队伍继续朝前走。我当然不愿错过这好戏,也跟着队伍一直走,问一个小孩子,这是去哪里?他说,请龙回家。我不大懂,没再问,只随着人群一直走,直到一社区居委会舞龙队才停下来,众人又将龙在大门处舞了一遍,然后才徐徐抬入一间宽敞的大房子,沿着墙壁盘定,这时人们才陆陆续续散去。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场亲眼见舞龙,比较兴奋。后来我了解了一下,镇远的舞龙活动相传了好几百年,恰逢今年又是农历龙年,与此相关的舞龙表演就显得分外热闹,几乎这几个晚上天天都有舞龙队穿梭于大街小巷之间。镇远的舞龙相当热闹,尤其在元宵更是一场视觉盛宴,其间当地人也会在自家门前摆上供品,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走在回客栈的路上,夜空中的列车飞驰而过,让我想起肇兴“过客居”客栈老板青蛙描述的镇远,“晚上睡在河边的房间里,隔江架空铁道火车呼啸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光线,像极了宫崎骏动画《千与千寻》中的空中列车。”

  夜间列车,是镇远的一大特色,也是一道风景,我觉得。因为贵州多山,铁道多架桥、穿隧道,入夜时分,那修得比楼顶还要高的铁路,似乎从天上疾驰而过的列车,划过光弧,呼啸着隔空而过,仿佛时空列车一般,驶入无限神秘的未知世界,连同遐想一起带走……

------------------------------------------------------------------------------------------------